About

我向生活索取一个铜板, 生活却给予得极不情愿, 无论我在黑夜如何乞求, 只能对着微薄收入无言。 生活就是一个雇主, 它按你的要求给付, 一旦自己定下薪酬, 就要把工作担负。 我的追求不高, 却惊异地知道, 原来我的所有要求, 生活都会慷慨回报。